逆战绝地突围

被DNA檢測割裂的人生:“錯養兒子23年,我需要一個真相”

封面·底稿 2019-06-11 19:18 52176

朱曉娟和親生兒子劉金心合影

封面新聞記者 殷航 張想玲

朱曉娟最近很忙。由于起訴河南高院的事情被全國網友關注,她每天要接到好幾個媒體打來的電話。每接一次,就要把過去的事情翻出來說一次。對于起訴,朱曉娟一點也不后悔。她說,很多事情一定要弄明白,人不能活在謊言之中。

從孩子丟失,到找到,再到DNA檢測出錯,朱曉娟覺得自己就像在坐過山車一樣,“電視劇都不敢這么演”。她設想過無數個如果,希望可以讓自己舒坦些,但無論哪個如果,復盤到最后都會成為“如果孩子沒丟,生活也不會是這個樣子”,以及“我恨何小平”。

另一邊,何小平的生活也被輿論裹挾。大家都叫她“偷娃兒的人”。去年,她曾向朱曉娟道歉,但朱曉娟沒有接受。

“知道真相后,孩子怎么看你?”6月10日,被封面新聞記者問及這一話題時,原本聲音洪亮高亢的何小平,在電話那端沉默了。她頓了頓說道,“我不曉得。”

“你們從來沒有聊過這個話題嗎?”

面對追問,何小平有點猝不及防。停了幾秒鐘,她再次重復道,“我不曉得。”

朱曉娟刊登的尋子啟事

孩子被偷了

1991年3月,重慶人朱曉娟和丈夫的兒子盼盼出生了。圓頭,大耳朵,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在很多人眼中,這是幸福的一家。朱曉娟在醫院里當護士,丈夫在部隊做宣傳,兒子剛剛出生,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一切正往好的方向發展。

盼盼1歲零3個月時,朱曉娟請了個保姆。“我們每天上班很忙,根本沒法全身心照顧。”正是因為這個保姆,朱曉娟一家開啟了近30年的“噩夢”。

羅宣菊剛到朱曉娟家里時,自稱只有18歲,是重慶一所大學護工系畢業生。“小姑娘文文靜靜,看不出有啥子壞心眼。”

盼盼被偷的那天,是羅宣菊來到朱家工作的第七天。朱曉娟還記得,那天早上她七點多就給孩子喂了奶。出門前,還和保姆囑咐了幾句。中午,朱曉娟的母親去看孫子,到了才發現房門大打開,家里卻沒有人。鄰居告訴朱母,早上八點多保姆就抱著娃兒出門了,問她去干嘛,對方還笑著說“去買菜”。

接到母親電話后,朱曉娟慌得很。回到家里她發現,羅宣菊把自己的衣物全部打包帶走了,朱曉娟新買的皮鞋也被拿走了。唯一沒帶走的,是羅宣菊的身份證,以及她平時穿的那雙破破爛爛的鞋。

報警后,警察按照羅宣菊身份證上的地址找到了她家。結果發現,這人并不是他們請的保姆。“羅宣菊”的名字是假的。

保姆究竟是誰?孩子去了哪兒?那段日子,對于夫妻倆來說,就如同掉進了黑洞一般。

朱曉娟收起了兒子的衣服和玩具,把它們裝進箱子中保存起來。她總覺得盼盼還會回來,想留給他用,讓他知道爸爸媽媽從沒忘記過他。

夫妻倆決定尋子。朱曉娟向單位請了半年假。頭幾個月,他們一直在外地奔波,哪里有線索就往哪里鉆。湖南、湖北、山東、云南、福建,每一個地方都不曾放過。“那個時候坐飛機很貴,但我們還是選擇飛過去,因為太著急了。”

斷斷續續找了三年,朱曉娟和丈夫的足跡基本走遍了全國。一次次信心滿滿出發,一次次失望至極歸家。

河南高院出具的DNA鑒定報告

失而復得

1995年,距盼盼被偷走已經3年了。朱曉娟和丈夫的生活也恢復了平靜。他們把失子之痛藏在心里,雙方彼此心照不宣。不提、不說、不問。

一個偶然的機會下,他們在報紙上看見,河南蘭考破獲了一個兒童拐賣的案件,10多個被拐到河南的小孩,被警方懷疑來自四川。得知這個消息后,朱曉娟試著給當地警方打了個電話。對方回復稱是有這么件事情。還表示,可以寄一張自己小孩的照片來對比。

很快,朱曉娟寄了一張盼盼1歲時的照片給他們。經過兩天等待,警方告訴她,根據對比,有一個孩子的眼睛和五官非常像,但耳朵不太像,并建議朱曉娟和丈夫前往河南仔細對比。

“說實話,我當時是不相信的。”朱曉娟說,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前些年的尋找,讓她不敢把這個線索看得太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最終,夫妻倆決定前往河南。“還是不想錯過每一個線索和機會。”

第一次見到那個孩子時,是在蘭考縣的醫院里。孩子感冒引起了肺炎,正在住院。朱曉娟有點緊張,心里慌得很。推開門后,在看見孩子的那瞬間,她就覺得這不是自己的兒子。“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不像。”

朱曉娟覺得不像,但她身邊的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他們丟失的兒子。

警察建議,可以去北京做個親子鑒定,這樣更穩妥些。那個年代,能做親子鑒定的城市并不多。朱曉娟采納了警方的意見,同意去北京做鑒定。1995年低,臨行前,警方又告訴他們,不用去那么遠了,現在河南省高院就可以做。

花1500元做完親子鑒定后,他們回到重慶等待。半個月過去了,結果還沒出來。朱曉娟打電話過去,對方表示第一次沒做出來,還要做第二次。又等了差不多半個月,結果出來了,鑒定顯示該兒童和夫妻倆具有生物學親子關系。

她記得,去接孩子時,自己還問過蘭考的公安,會不會檢測錯。對方回復,“100%不可能出錯,這么嚴謹的東西保證不可能出錯。”

河南高院出具的DNA鑒定報告

被割裂的人生

盼盼回家后,一家人并沒有破鏡重圓。朱曉娟和丈夫因感情不合最終離婚。朱曉娟也成為單親媽媽,撫養盼盼和小兒子長大。“不敢再婚,怕對孩子不好。”朱曉娟咽下了很多委屈,終于把孩子們送進大學。孩子也算爭氣。都找到了不錯的工作。

何小平的突然出現,打破了朱曉娟的平靜生活,也讓兩個年輕人的人生就此割裂。

2018年1月,何小平主動前往南充警方投案,稱她在1992年時從重慶渝中區解放碑抱走一名小男孩,后將其取名劉金心,對方如今已經長大,多年來一直跟隨她生活在南充順慶區。何小平告訴警方,自己想贖罪,替兒子尋找親生父母。

重慶警方也立即展開調查。2018年3月,朱曉娟收到了來自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DNA檢驗報告》,確定她與盼盼親權關系不成立,與劉金心親權關系成立。

忽然間,朱曉娟懵了。

在警方的安排下,朱曉娟前往南充見何小平和劉金心。去之前,她往包里裝了兩根棍子。想了想,又拿了出來。“我恨她。”她甚至還想過,見到何小平時要沖上去打這個女人。想著想著,就哭了。因為再怎么打,也已經這樣了。

見劉金心前,她勾勒出過很多樣子,結果沒一個對得上。“很瘦,也不高,穿了雙舊得不能再舊的運動鞋,黑衣服,很多白頭發,根本不是一個27歲年輕人該有的樣子。”

劉金心沒有和生母說過很多自己以前的生活。朱曉娟還是從記者、律師口中拼湊出了孩子的成長軌跡。他沒讀過什么書,初中都沒念完。13歲開始打工。在云南、貴州、四川和廣東都打過工。在工廠里擰過螺絲,當過門衛,也在浴足店干過洗腳工。

聽到這些,朱曉娟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心酸苦辣都有吧。”她想過,要把何小平送進監獄,但劉金心一直勸阻。“他跟我說,算了吧,畢竟何小平養了自己20多年。”

相認后,劉金心也去過生母家,還看到了放在臥室里的薩克斯和圓號。那是盼盼小時候學過的樂器。從河南回重慶后,朱曉娟為了彌補孩子,幾乎什么愿望都滿足他。學畫畫、學薩克斯、學圓號、學跆拳道、學書法。“就是希望他能有文化,好好念書。”

劉金心和盼盼都知道,世界上有一個彼此的存在。起初,盼盼沒有和朱曉娟說破。朱曉娟也不知道怎么把這離奇的事告訴他。直到今年春節,母子倆才進行了一次對話。盼盼告訴她,不管自己未來有沒有找到生母,朱曉娟都是自己最愛的媽媽。

另一邊,劉金心也會時不時和朱曉娟發個微信,偶爾也會打個電話。今年春節,劉金心前往重慶過年。朱曉娟叫上妹妹、妹夫和母親一起吃了頓團年飯。“大家都很平靜,正確面對吧,走一步算一步。”

不接受的道歉

又是一年6月,距離孩子被偷走,整整27年。

在感情上,盼盼是她傾盡心血一手帶大的孩子,金心是她十月懷胎曾兜轉尋覓的寶貝,這兩都是她的兒子。但在理智上,面對這場跨越近30年時間的“烏龍”,她需要一個真相。

為何鑒定結果會出錯?

到如今,朱曉娟還保存著1996年年初,由河南高院寄送的鑒定文書——被拐孩子和朱曉娟具有生物學親子關系。正因如此,這位尋覓已久的母親在當時吞下了自己的懷疑,“為何眼前的孩子不是招風耳,為何腿上沒有痣?”

一紙鑒定,改變了許多事。

2018年,朱曉娟將河南省高院告上法庭,在訴狀中,她寫道:“23年前正是基于對被告鑒定結論的無限信任,原告誤以為尋回了丟失的兒子,在歷經漫長、艱辛的尋子之路后‘失而復得’,撫平了原告的‘失子之痛’。但23年后又是一紙鑒定結論,把原告已經愈合的傷口又撕開了一條血淋淋的口子”

“如果說經濟損失尚可計量,那么在生理和精神層面上的損害以及整個家庭被改寫的命運將永遠無法被修復和逆轉!”

事發后,河南省高院曾派人向朱曉娟當面致歉。 “我不接受他們的道歉,我要一個真相,要當年的鑒定材料。”

真相是什么?今年5月27日,在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內,作為原被告雙方,朱曉娟和河南省高院之間進行了證據交換及庭前調解。答辯中,河南省高院稱,DNA指紋檢測技術于上世紀90年代進入我國,由于實驗環節復雜、技術要求嚴格,特別是實驗方法難以標準化等原因,該項技術存在局限性。

在民事答辯狀中,河南省高院表示,“由于技術條件所限,答辯人1996年出具的案涉親子關系鑒定結論錯誤,為此,向朱曉娟女士深表歉意……答辯人抱有對朱曉娟女士的深深歉意,秉持最大誠意在訴訟全過程繼續與朱曉娟女士協商、和解;尊重、接受合法公正的裁決結果,愿意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這一次,朱曉娟還是沒有接受道歉。

當年偷走孩子的保姆何小平,因為兒子劉金心不愿追究其刑事責任,朱曉娟選擇了“就這么著吧”。面對改變了整個家族命運的一紙鑒定,朱曉娟在索賠的295萬元中明確,精神損失100萬元,“這是無法彌補,伴隨終身的傷害。”

這位退休媽媽在2018年12月31日時,在朋友圈寫下過這樣一段話:愿這個世界上多一些好人,多一些公平正義,讓那些做了壞事的人得到深刻的反省和反思。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封面底稿】創作,在封面新聞和今日頭條獨家發布,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4

  • fm698612 2019-06-12

    孩子找到了,媽媽應該接回身邊給孩子彌補母愛;錯養的孩子工作好,賺的錢也應該給一部分感恩和幫助養母找回的孩子。因為沒有他的(朱曉娟的兒子)丟失,朱曉娟就不可能把你錯養23年。你最應該感謝的是朱曉娟兒子~因為他沒有文化,他靠打工過得不好! 你知道感恩和善良:你會越來越好??????

  • fm698612 2019-06-12

    不管受害人追不追究保姆責任?犯罪事實怎么可以因為養育之恩逍遙法外?執法部門虛設的嗎?執法部門應該主動出擊給予嚴懲!什么概念,本可以接受良好教育獲得不一樣的人生。命運完全改寫了,應該法律嚴懲保姆!

  • 網癮少年1 2019-06-11

    23年真假兒子虐心記 可憐的麻麻!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逆战绝地突围 洛基传奇APP 完美世界手游吧百度贴吧百度 2012巴塞罗那 北京赛车pk快速开奖 北京pk10 开奖 一起来捉妖妖精排行榜 柏斯波利斯VS塔什干棉农 体彩老11选5走势图 龙的财富在线客服 无限法则官网手机版 九五至尊冰球突破网址 罗曼诺夫财富注册 北京快乐8吧 现金咖啡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