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绝地突围

擴招致宿舍床位緊缺?南京大學延畢博士被“趕”往本科生宿舍

澎湃新聞 2019-06-12 07:17 35594

南京大學  IC 資料圖

一場因宿舍短缺而引發的“延期博士生”宿舍調整風波,讓南京大學再次受到關注。

6月5日,南大仙林校區各宿舍樓貼出一份《2019年暑期學生宿舍安排及調整通知》(下稱《通知》),延期超過一年的博士研究生,將被學校集中調整安排住宿,住宿標準從之前的2人/間,調整為4人/間。

消息一出,引起南大部分延期博士生的質疑和不滿。

南大現行博士研究生基本學制為3年。澎湃新聞了解到,該政策調整,受影響的主要為2011-2015級博士生。

多位2014級、2015級延期博士生向澎湃新聞表示,本科生的宿舍條件、管理模式等并不適合博士生的作息時間,而且大部分延期博士生正處在寫論文、找工作等關鍵時期,“突然換宿舍”會帶來諸如搬家、適應新環境、人際關系磨合等壓力與焦慮。

目前,暫不清楚受此次宿舍調整的南大延期博士生的數量,不過,據學生估算,按照延畢率超過50%來看,南大延期博士生可能超過1000人。

在這些延期博士生看來,校方在公布這項措施前,既沒有提前征求意見——“消息很突然”,又缺乏合理的解釋以及事后反饋、救濟渠道。在宿舍床位、學位等信息均不公開的情況下,校方調整宿舍的必要性存疑。

6月10日,南京大學房管處住房管理科科長向澎湃新聞確認,此次延期博士生宿舍調整,系“因床位緊缺”而引起的。而床位緊缺主要與近年來碩士、博士研究生連年擴招有關。

該科長表示,原則上,學校對延期一年以上的博士生可以不安排住宿,但之前因床位寬松,因此,學校可以為在校超過4年的博士生提供住宿。但近幾年博士生無法按時畢業的比例增加,加之連年擴招,學生宿舍出現較大的床位缺口。今年3月份,在一次情況通報會上征求大家意見后,學校考慮到目前存在的實際困難,決定將這些延期博士生的住宿條件,由之前的“2人/間”,集中調整為“4人/間”。

不過,學校這一調整舉措,在部分延期博士生看來,反映出南大對于延期博士生權益的“不予認可”,甚至視其為“累贅”。

這些學生表示,即便宿舍資源緊張,也是學校當初規劃、調研不當造成的,學校未提前早作應對,不應由延期博士生承擔這一后果。

“主要問題還是學校認不認可延期博士的權益,也就是,延期博士到底算不算南大博士生。”有延期博士生表示,學術能力相對成熟的延期博士生實際上是產出高質量學術成果的重要力量,比如今年南大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Nature上刊發的兩篇文章都出自延期博士生之手。“但學校既要我們出成果,又不想讓我們占用資源,對于這種做法,我們肯定不會認可。”

6月5日,南京大學各宿舍樓貼出通知,延期博士生將集中調整至本科宿舍住宿。   南京大學學生供圖

“通知得很突然”

此次宿舍調整風波中,受到多位延期博士生詬病的是,校方發出通知顯得很突然——“不僅事先沒有征求過意見,而且事后我們也沒有反饋意見的渠道”。

小斐是南京大學文科院系2014級一位延期博士生。6月5日,她才從學校宿舍樓下張貼的《通知》上,獲知了將要調整宿舍的消息。這份通知似乎沒有轉圜的余地——搬入新宿舍的時間已有明確規定,就在20多天后,7月4日到6日。

這一度使得她幾天里都相當焦慮。首先是搬家的問題,“搬家的損耗非常大,加上文科生,書很多”。小斐表示,對于正在忙論文的延期博士來說,時間真的太寶貴,平時根本不會花多少時間在論文以外的事情上。

其次是住宿條件的“降級”,博士住宿和本科住宿差別較大,本科宿舍4人間,是公共衛浴,而博士生宿舍則是2人間,有獨立衛浴,個人空間較大。“搬到本科宿舍樓后,宿舍沒有熱水器,很不方便”。

感到焦慮的不止她一個。2015級理工科院系延期博士生陸離表示,舍友作息時間的差別,可能會帶來更多住宿上的矛盾。

“對于理工科博士而言,科研任務非常繁重,為了充分利用昂貴設備的機時,經常需要熬夜實驗,因此作息時間和本科生有很大差別。本來博士2人間就容易因為作息時間不同導致矛盾,現在又要把科研任務最繁重的延期博士挪到4人間,會導致更多的舍友之間生活方面的矛盾。”陸離說。

不只是作息時間,另一位文科院系2015級延期博士生胡寧擔憂,新的人際關系處理,和新環境的磨合,也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理壓力特別大的延期博士,難保不會出現什么問題。”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延期博士生將受此影響。校方已分配給各學院統計延期畢業生續住名單。據通知,此次調整涉及延期博士生為2011級至2015級博士生,據多位延期博士生估算,南大整體延畢率應當超過50%,因此全校要集中調整的延期博士生總數可能有1000多位。

在多位延期博士生看來,由于床位數量和在校學生人數等信息缺乏公開,他們質疑校方調整宿舍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學校說調整是出于宿舍短缺,但2014年南大新啟用了9棟宿舍樓,其中6棟是18層的高樓,也就是說,從2014年開始,南大新增宿舍的量是很大的,很難相信這么快就緊缺到這個地步。”小斐表示。

他們還進一步質疑學校前期調研和規劃不當,“南大每年招生和宿舍使用情況應當提前就有所計劃安排,為何今年還會出現宿舍缺口?學校是否缺乏實際有效的前期調研和應對方案?”

他們希望校方公開宿舍資源信息,并公開論證宿舍調整的必要性。

此外,他們還反映,事后沒有反饋和建議渠道。對于延期博士生宿舍調整之事,今年5月底南大小百合BBS上曾傳出風聲,一度引發熱議,但6月5日學校貼出《通知》時,校園網仍一直處于無法登錄狀態,他們也無法向學校提出意見或是發校長信箱。對此,該校黨委宣傳部的回應則是“系統升級,開放時間暫時無法確定”。

宿舍短缺背后:研究生連年擴招

在部分師生眼里,去年開始,本、碩、博士生似乎都出現了宿舍緊張的情況。而今年的宿舍調整似乎是南大歷年來執行最為嚴格的一次。

該校某棟碩、博士生宿舍樓宿管阿姨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去年起,學生宿舍床位就開始緊張了,特別是女生床位,“前年還有空床位,去年女生床位全部住滿,現在哪一棟樓都沒有女生的空床位了”。

一位保研本校的南大本科生告訴記者,過去保研本校的可以在原宿舍住到研究生宿舍全部安排出來之后,今年則要求全部清空,學校可提供行李暫存。

這一說法得到上述《通知》印證。《通知》稱,全日制應屆畢業生應于2019年6月30日離校,繼續在本校深造的畢業生(本升碩、碩升博),學校提供行李寄存。此外,除延期博士生外,其他延期畢業生(延期本科生、延期碩士生)均不安排住宿。

“實在沒有床位了。”南京大學房地產管理處住房管理科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不管是本科,還是碩士、博士,床位都嚴重不足,“即便今年住宿調整后,新生住進來依然不夠,可能還要從21幢借宿舍住。”

宿舍短缺的背后,是南京大學招生規模的連年擴張。

該校房管處住房管理科科長孫赟向澎湃新聞確認,學生宿舍床位不夠與南大最近幾年的擴招有關。最近三年,學校一共擴招碩士(不含非全日制)1800人,博士(不含非全日制)680人,而博士以每年10%的比例擴招。

據他介紹,由于2017、2018年碩、博士研究生擴招,仙林校區已將原本為計劃外學生提供的22、23幢宿舍樓改為僅供博士生住宿,2019年由于22幢、23幢博士生不到畢業時間,其他樓里延畢的博士生又不畢業,馬上到新學期,新生無處住宿,所以只能對延期畢業的博士生進行集中調整,安排至4人/間的宿舍樓。

孫赟表示,學校原本是按照三年學制安排博士生住宿的,之前學校床位不緊張,可以為在校超過4年的博士生提供住宿,但近幾年學校發現博士生無法按時畢業的比例增加,加之連年擴招,因此出現較大的宿舍缺口。

“本科、碩士、博士,連續幾年都在擴招,但宿舍騰出的數量要遠遠小于擴招人數。”上述工作人員坦言。

到底有多少宿舍缺口?上述房管處人員并未透露具體數字。

澎湃新聞查詢南大2012年以來碩士研究生數據發現,近6年來,南大碩士研究生錄取數量一直呈較低增長趨勢,2016年開始大幅上漲,當年錄取人數超過4000人,2017年、2018年包括非全日制在內,碩士錄取人數分別為4744人、5255人。

至于博士研究生每年錄取人數、以及畢業人數、延期人數,南大校方則未披露。

按照前述延期博士生1000人的數據估計,以往年每2人一間的分配方案,這意味著南大至少出現了一共約250間宿舍缺口。

事實上,早在兩年前,該校房管處就注意到擴招導致宿舍缺口。據上述人員介紹,南大已經向教育部申請再建兩棟博士宿舍樓,目前正在建設中。“根據測算,如果學校繼續擴招,那這兩棟樓兩年就消耗完了。”

對于學生質疑的“通知太過突然,未提前征詢意見”一說,孫赟表示,今年3月,因測算發現床位缺口,房管處曾牽頭辦過一次宿舍安排計劃情況通報會,包括各院系輔導員、學生代表、學工處、研工部等在內大概有90余人參加,在那次會上,已經介紹過住宿測算情況以及可能的宿舍安排方案。

孫赟表示,原本南大打算將延期的女博士生安排到鼓樓校區住宿,但那次會上征求大家意見后進行了調整,仙林的博士生不用再去鼓樓。

這一調整的代價則是——學校無法為延期本科生和延期碩士生提供住宿,“優先考慮延期博士生。”另一位房管處工作人員表示。

“延期博士生權益誰來保障?”

不過,在部分延期博士生看來,即便最終宿舍調整有其必要性,但這也是學校前期調研規劃不當造成的,不該由他們承擔這一臨時決策的后果。

“學校擴招,可以理解,但不能理解的是,學校不為此早做應對舉措,而突然一紙令下讓延期博士生承擔后果。”前述2014級延期博士生表示。

2015級延期博士生陸離告訴記者,問題的要害在于,學校認不認可延期博士的權益,也就是延期博士生到底算不算南大的博士生。

根據南京大學校長辦公室印發的《南京大學2015-2016學年第一學期行政工作要點》中關于“房地產管理工作”的一項指出,研究制定“學生宿舍提升計劃”,逐步實現學生宿舍“四三二”制。即本科生四人一間,碩士生三人一間,博士生二人一間。

“如果延期博士生真的低人一等,我們自己退學或者轉學也行,但是這種既要我們出成果、又不讓我們占用學校資源的做法,我們肯定不會認可。”陸離表示。

據上述學生估算,博士生延期畢業已經成為常態,南大整體博士生延畢率可能超過50%,有的院系延畢率甚至超過60%。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院士、南京大學校長呂建曾指出,我國可能有65%的博士無法按期畢業,建議構建一個合理的分流機制,應當讓適合的人繼續讀下去,然后盡量按時畢業;不適合的,用分流技術。

“延期畢業并不是我們情愿的。” 上述文科院系的延期博士生胡寧表示,博士生越來越多,但學術期刊尤其是核心學術期刊數量有限,學術生態越來越難。

胡寧原應于2017年6月畢業,但由于未達到“博士畢業必須有2篇C刊(核心期刊)文章”要求,今年只能再次申請延期。之前,她曾有一篇論文通過權威期刊預審,責任編輯讓好好修改,后來按照要求修改后,卻遭遇退稿。前后耽誤了三個多月。“除了改投,別無他法,以致到現在還沒有著落。”胡寧說。

在他們看來,造成博士生延畢率高的因素很多,有學生自己不夠努力等主觀方面,也有三年制學制設置不合理、學校和學院的畢業成果要求不合理、導師給的研究課題難度太大、導師主觀上不愿意學生按時畢業等多種因素。

“博士是要做科研的,做科研肯定有風險,但是學制和畢業要求又是硬性的,這勢必導致肯定有人在規定時間內達不到畢業要求。”陸離表示,現在學校不仔細區分這些原因,不為延期博士排憂解難、解決現實問題,從而讓他們全身心投入科研,爭取早日出成果為學校爭光、早日畢業,反而用這種方式排擠延期博士生,只會帶來更多的問題,“更拖延我們的學習和科研,也會讓我們感到寒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逆战绝地突围 彩票网站下载 风暴魔域军团 南特中央理工大学排名 pk赛车3码一期计划技巧 三倍猴子APP下载 fifa手游绿茵巨星体力 皇家社会西班牙人 纽伦堡最近战绩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视频 传奇霸业宝石升级数据 梦幻诛仙官网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电子游艺 双色球开奖号码 好事成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