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战绝地突围

河南男子當街掌摑老師案今日開庭,其妻:他常噩夢驚醒大喊“別打我”

封面·底稿 2019-06-12 09:14 40821

封面新聞記者 沈軼 段意茜

一段8分多鐘的視頻改變了常仁堯與張清林的人生軌跡。

視頻中,精壯高大的常仁堯朝清瘦的張清林走去,朝著臉頰狠狠甩去一個巴掌,之后接連幾下,老師無力還手……

事發后,作為學生,打人者,常仁堯于2018年12月,被河南洛陽警方刑拘。至今,羈押于看守所內。今天,2019年6月12日,此案將在洛陽欒川法院開庭審理。

另一個當事人,張清林。因不斷經歷他人“騷擾”,為保護女兒,不得不再次化身為“暴君”。

時間再回到2018年6月,那一場“過激”相遇,影響的,不止師生兩人,更是兩個家庭。

等待

6月11日,距“20年后扇老師耳光案”開庭僅僅一天時間。

被告人常仁堯的父親常何(化名),又一次來到看守所外,隨便找個地方,蹲了下來。雙眼無神,望著前方。偶爾點上一支煙,當他離開時,地上已是一地煙頭。

常何知道,他進不去看守所,但他仍舊忍不住會來這里。自從兒子被羈押看守所后,來看守所外面,等待已成為習慣。

常何的妹妹,常仁堯的姑姑說,可能哥哥覺得,常仁堯能夠感受到爸爸在陪他。

兒子常仁堯打老師,常何其實早在視頻被傳播以前,就已經知道。時間,應該在常仁堯打人后不久。

當時,常仁堯主動告訴常何,自己“出氣了”。

聽到兒子的話,常何有些搞不明白,隨后他出了門,后來從村里的另一個年輕人那里,他才回到,常仁堯把老師給打了。

回家后,常何質問常仁堯,為什么打老師?

常仁堯才第一次向常何訴說,當年自己遭老師張清林踹頭、插板子侮辱等事。

常何說,自己是軍人出身,對待孩子的管理很嚴肅。以前,兒子從沒跟他說起過被體罰經歷。他曾經聽常仁堯說起過,其他學生被體罰的事,但沒有想到過,常仁堯也是這些孩子之一。

常何上一次與常仁堯說話,是2018年12月20日,常仁堯被捕當天上午,常仁堯正趕往杭州東站。急于趕路,兩人匆匆掛斷了電話。

常仁堯的妻子小琳(化名)已經從杭州趕回了欒川,她將會參加6月12日的庭審。

對于丈夫的往事,小琳很清楚。

小琳說,常仁堯晚上經常被噩夢驚醒,偶爾會抱著頭大喊“別打我,別打我”。她曾勸過常仁堯去看心理醫生,丈夫卻覺得她“多事”。

2018年12月20日,常仁堯被警方拘留。至今,已過去174天。

小琳一直算著天數在過日子。

期間,她曾與家里親戚一起,帶著禮物去張清林老師的家中道歉,但卻被對方拒之門外,甚至報警驅趕他們。

在小琳看來,丈夫行為確實不對,但確實事出有因。

小琳與常仁堯有一個女兒,有時女兒會突然要爸爸,每當這個時候,小琳總是覺得心酸,“我給不了她爸爸。”

常仁堯妻子

暴君

在欒川部分學生群體中間,流傳著實驗中學“四大暴君”的說法,張清林就是其中之一。

“暴君”的由來,自然是因為對學生的體罰。在常仁堯出事后,有十余名常仁堯曾經的同學,愿意出庭作證,證明常仁堯曾經被張清林體罰的事實。

關于張清林“暴君”傳說,在欒川有很多。其中最有名的,是他將一名學生打到轉學。當地有傳言稱,張清林曾多次體罰一名初二女生,該女生家長知道后,為女生辦了轉學,但張清林給這名女生留下嚴重心理陰影,后來連走路,都會躲著張清林所在的學校。

這個傳言,常何表示,他也聽常仁堯說起過,傳言中的初二女生,其實就是常仁堯的同學。

如今,這位“暴君”不管是因為年齡變大,還是因為后來的修身養性,已改變很多。

無論是與張清林相熟的同事,還是他現今班里的學生都表示,張老師不打人,是個挺好的老師。

被打視頻被曝光后,張清林從未在學校作過任何解釋,并且依然堅持工作。這種緘默,就像被打以后,他從未告訴過包括妻子內的任何人。

沉默并不能為他帶來清靜,隨著事件被曝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慕名尋找“張老師”。張清林本人,也被各種人肉,電話號碼,家庭住址,早已不是隱私。

張清林,家住欒川縣第五實驗小學附近。

欒川第五實驗小學教工曾表示,不知道是哪里來的消息,曾經有人說張清林被調到了這里教小學,經常都會有記者來訪,他幾乎每周都會給人解釋。

6月11日,在張清林家樓下,多家媒體記者看到了張清林本人。

當記者表達采訪意愿后,原本平靜的張清林突然暴怒,“滾,XX,你再來信不信我弄死你。”隨后,他甚至想要向一名沖去。

有知情人表示,張清林的情緒不穩定,主要源于女兒,“事情發生后,他女兒也被騷擾過,甚至有同學問他女兒,‘你爸被打了,你知不知道。’他女兒才讀小學,他有顧慮。”

據常仁堯律師透露,目前已經確認,張清林本人并不會出現在6月12日的庭審現場。

常仁堯父親

罪與過的“戰爭”

常仁堯扇老師耳光事件爆發后,欒川當地,曾有過一次小小的震動。

常仁堯所在的村里,有二三十位得過這個年輕人恩惠的鄰居和親屬,曾結隊去派出所說情。

派出所民警見警務室被村民們圍個水泄不通,就想了一個辦法,讓村民們回家把常仁堯平時表現寫一份情況說明,集中大家意見。

于是,在這份名為“雷灣村村民為常堯堯伸張倡議書”上,留下了100多名村民的簽名,每人都按有手印。

“給患病無錢醫治村民常小孬一次捐助現金1000元”

“村民常彥坡駕車撞人出車禍無力賠償時主動借給他現金10萬元”……

封倡議書中,大大小小的金錢數目和不同村民的名字被提及。

對村里人,常仁堯是一個好人,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最大愛好就是打籃球和釣魚。前兩年春節回家,他告訴村里人,總是聚在一起打牌賭小錢沒什么意思,就為村里添置幾臺乒乓球桌,舉辦球類和棋類比賽,他還承擔了比賽后續的獎品支出。

如今,常仁堯即將坐上被告席,也牽動了無數人。

檢方在起訴書中認為,常仁堯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中的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因此將以尋釁滋事罪對常仁堯提起控訴。而常仁堯的辯護律師則認為,常仁堯行為并不構成尋釁滋事,只是單純地違反了治安管理條例,僅僅是過錯。

當地曾有一個傳言稱,因常仁堯,欒川縣“全國文明縣”沒有評上,這一次他肯定跑不了,這種傳言讓常仁堯家人有些心神不靈。

6月11日,常仁堯的父親在網絡上再次發文,希望該案件能夠公開審理,全程直播。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封面底稿】創作,在封面新聞和今日頭條獨家發布,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

  • fm499530 2019-06-12

    真可以看下心理醫生,心態還是有問題!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逆战绝地突围 一起来捉妖活动大全 葫芦兄弟电影 莱万特队标 轩辕传奇手游答题器 奥林帕斯闯关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36选7走势图 全民飞机大战叉叉助手 2012快船vs灰熊 幸运狮子走势图 500万彩票网北京单场 野生熊猫走势图 倩女幽魂守财奴 巴萨VS韦斯卡直播